冀中集团延迟兑现向金牛化工注资承诺的申请

成都报道称,作为“世界500强”企业,冀中集团似乎对“一言难尽”。

近日,金牛化工(600722,SH)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宣布,该公司已收到大股东冀中集团的通知,对方有意调整此前的承诺,将30万吨/年高峰焦化甲醇生产线的处置推迟至2020年3月。

记者指出,这是该集团第三次改变承诺。

2014年,冀中集团承诺在2017年4月前处置生产线,但未能如期完成。2012年,他们威胁金牛化工为集团化工业务的“唯一”平台,2015年,他们改为“不再是唯一”。

面对反复出现的大股东,金牛化学似乎很无奈。4月6日,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到记者电话后表示:“我们会向以上反映投资者的意见。

“看来中小股东只能在4月12日的股东大会上投票表达意见。

冀中集团之所以必须处置30万吨/年的甲醇高峰焦化生产线,是因为同行之间的竞争。

原来金牛化工的主营业务也是甲醇,生产能力为20万吨/年。该装置目前由徐阳化工运营,金牛化工持有徐阳化工50%的股份。

除了相同的产品,两家公司选择了完全相同的技术路线。

目前,煤、天然气和焦炉气在中国普遍用作甲醇生产的原料,而焦炉气用于金牛化工,“高峰焦化的原料也是焦炉气”

卓创信息甲醇分析师刘凯透露。

为了消除同业竞争,冀中集团在2012年向上市公司注入徐阳化工股份时做出了承诺。

当时他们表示,30万吨/年高峰焦化甲醇项目的竣工验收尚未完成,完成后,集团将与金牛化工协商尽快开始注资。

起初,这项承诺没有具体的最后期限,直到2014年4月才清楚。

具体时间为“未来36个月内”,即2017年4月之前;处置方式可以是对外转让、注入上市公司或委托上市公司。

冀中集团并没有自愿给出具体的处置期限,而是完全被迫这样做。

原来,当年1月,中国证监会发布了《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四号——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、股东、关联方、收购人和上市公司的承诺和业绩》,并决定严厉打击“白函承诺”。

准则规定,承诺方在作出承诺时必须有明确的履行时限,不得使用”尽快”和”时机成熟时”等模糊词语。

现在看来,这条规定似乎对冀中集团没有约束力。

再融资后,“过河拆桥”事实上,频繁变更承诺只是冀中集团的一贯做法。

金牛化工有限公司于2012年推出了再融资计划。冀中集团在提交中国证监会审查时还做出了另外两项承诺。

他们承诺:1。金牛化工是冀中集团和冀中能源(000937,深圳)开展化工业务的唯一平台;第二,冀中集团和冀中能源将制定分阶段、分步骤的资产整合计划,并在本次增发完成后12个月内尽快启动其他化学资产注入事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冀中集团和冀中能源的化工公司还包括天津金牛、会宁化工、星光寺和金牛钾分公司。

其中,天津金牛的主要业务是锂电池电解液;兴矿硅业生产三氯氢硅,金牛钾肥分公司生产钾肥,会宁化工公司拥有盐化工资产。

有了这一保证,证监会于2012年8月批准了金牛化工的再融资申请。

金牛化工的增发完成后,冀中能源选择了“过河拆桥”。

该集团仅在2012年11月将金牛旭阳50%股权注入上市公司,其它资产便再无下文。2012年11月,集团只向上市公司注入了金牛旭阳50%的股权,没有留下其他资产可供跟进。

2015年6月,冀中集团甚至决定改变承诺。他们甚至改名:“金牛化工不再是冀中集团和冀中能源化工业务的唯一平台,因此不再符合公司未来业务发展规划和定位,继续需要注入其他化工资产。

“不可思议的是,两个月后,这一豁免申请成功地突破了股东大会。

发表评论